实力撒糖

二世



自从那次晚宴后,吴世勋发现,那个叫吴亦凡的人经常出入吴公馆。吴世勋问了父亲才知道,吴司令很看好这个军校毕业年纪轻轻就很能干的青年,打算留在身边培养。话语间还透露出了对吴世勋的恨铁不成钢,吴世勋听出了苗头就赶忙找了借口出了家门,气的吴司令在后面要脱了鞋追着打他。


吴世勋出家门的时候,正好看到吴亦凡下了车刚要进吴公馆。吴世勋打算目不斜视走过去的,却被那人堵在了门口。吴世勋看那人身着军装身姿挺拔的样子,突然冒出几分羡慕,要是自己也能长这么高这么壮实就好了。可惜吴少爷虽然身高不矮,骨架也不是似女子一般的小骨架,反而肩膀很宽,但是就是怎么...

二世


吴世勋在回家的路上又觉得自己被跟踪,也不是看到有人跟着自己,就是总是感觉有双眼睛在看着自己。转念一想,也许是最近压力太大,太紧张了。


他进家门时,吴家的晚宴已经开始了,觥筹交错好不热闹。他老子吴司令是国民党的一把手,一人之下,有头有脸的人都要巴结他。正当他打算偷偷从旁边绕过去打算回楼上房间之时,就被吴司令皮笑肉不笑的拖过去,介绍认识了好多大官,吴司令盼着他以后给自己分担分担,自己虽正处壮年,但是毕竟不如现在这些小年轻了。


吴世勋却志不在此,他只想在乱世中做一个安逸的少爷,虽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,但他吴少爷可没这么大的觉悟,成天鼓捣些写写画画的,要不就听听戏跳跳...

双吴。


一世。


世人都知道,吴国唯一的皇子,是个病秧子。


吴世勋便是那个倒霉皇子,他从小到大,不在床上待着的日子屈指可数。他已经10多岁,正常的人都可以娶妻生子了。但是他每天的生活便是躺在床上看书,或者好一点的时候可以下地读书写字。


他生的好看,像极了他的母后。他的母后想当初是今天下第一美人,惊艳四方的江湖才女。被微服出巡的吴国小皇帝一见倾心圈养在了宫中。


听起来是佳话,其实那美人自进宫第一日起便想逃出去,她还有一个出征未归的青梅竹马恋人。只是小皇帝实在太喜欢她,为了她把其他妃子都遣散出宫,怎会放她离开?就这样派了成群的宫人日夜守着,美人是插翅也难逃。


吴世...

2.

正当见一红着脸想推开贺天时,俩人都没注意到后边有个人缓缓靠近。

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见一看到后面的展正希一把推开贺天。

“阿希,没事儿,贺天在跟我闹着玩呢,走吧。”

说着就搂着展正希的肩膀要走,结果被展正希一把推开,俩人打打闹闹的走远了。

留在原地的贺天饶有兴趣的歪了歪嘴角,露出了讽刺的笑,然后从兜里拿出一根烟自顾自地抽了起来。

见一。

早上见一又迟到了,大老远就看见贺天在翻墙,忙快跑两步赶上贺天的脚步,打算一起翻。

“哎哎,贺天天,等等我。”

俩人很利索地翻进来,结果刚下早自习,就依旧慢悠悠的往二楼教室走。

“下午打球吧?”见一今天心情很好的样子,一边跟来往的同学打招呼一边跟贺天说。

“你今天不约会了?”贺天...

他在东京的第二场演唱会吴亦凡也去看了,开场后才进去,最后一排,最角落的位置,全副伪装。

已经很久没再刻意关注过他或者说他们的消息了,大家都是利益为先的成年人,自己只需走好自己的路就好,这是他一直信奉并且要求自己做的准则。

就像之前去韩国是为了成为明星,回国也是早就做好的打算,现在国内市场前景很好,而且也有很好的资源。没必要待在异国他乡,说着自己觉得拗口无比的语言,有时候自己都会觉得日子过得能把自己逼疯。

除了那个人,那个自己人生的意外,那个午夜梦回缠着自己的影子。

吴亦凡自打成年来就知道自己英俊、好看。但是见到那人的时候还是被惊艳到了。

怎么会有人这么精致呢,明明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,气质却又那么独特,...

谢谢官方爸爸发糖

见一不见了。

贺天到家的时候,只看到小喵孤独的瞪着眼睛哀怨的往门外叫,属于见一的东西都不见了,除了这只猫。

这只猫的名字还有个典故,上学的时候贺天总爱逗见一,你知道猫怎么叫吗?

喵。

真乖。

贺天垂下头握紧了拳头,最后还是无力的垂下,换了鞋子脱了外套,还给小喵添了猫粮。然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走到卧室轻轻的躺在床的左侧。

他轻轻的呼吸,还能闻到见一头发上淡淡的香气,那个人,头发很软,而且要天天洗头。

是苹果香味的洗发水,贺天记得自己曾经问过他,你不是不爱吃苹果吗,怎么又一直用苹果味的洗发水?

因为你喜欢啊。

在这个和见一无数个日日夜夜相拥而眠的床上,贺天终于疲惫的合上眼睛。

梦里他好像又回到了和见一吵架的那天,...

1.

贺天注意那个金色头发软软的打起球来会飘起来的对方组织后卫时,自己已经原地摔了个大马趴。

“贺天你没事儿吧?”“啊 my天摔倒了!”“天啊……”

一群女生从四面八方冲上来致使这场篮球友谊赛不得不暂停。

贺天暗骂了一声我操,揉了揉扭到的脚还是在那个金毛的助力下起了身,金毛怎么看还是比这些呱噪的女生强,虽然他是自己摔倒的罪魁祸首。

“不好意思啊哥们,我送你去医务室吧。”金毛有些大大咧咧的拍了自己肩膀一巴掌。

“好啊。”本来脚已经不疼的贺天临时改变了主意,勾了勾嘴角,这个小金毛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。

“我叫见一。”自我介绍后见一一边搀着贺天往场外走一边冲场边座椅喊:“展希希~要一起吗?”

“才不要。”一个看起来有...


“happy birthday!”“生日快乐!”


我端着杯红酒躲在沙发角落看着那个被众星拱月般围在中间的人,他今天兴致很高,笑的两颗小虎牙都露了出来,略带羞涩的接受着众人的祝福。


我竟然又看痴了,一定是因为这该死的酒精。


满打满算,我们竟已经认识7年多了。


 有次事后在床上,我边抽着烟边用手摩挲着他鲜红欲滴的唇,无意中聊起我们的“七年之痒”,他炸毛的跳起来骑到我的肚子上,两只白嫩修长的腿勾的我直想二次犯罪。


“呀,金钟仁,我看你不是七年之痒,你是皮痒了吧。”...


贺天回到家的时候,客厅里的灯还是亮着的。一个人斜靠在沙发上睡着,看得出来他是在等着自己。

他走上前摸了摸那人的头发,浅色的头发软的不像话。以前听人说,头发软的人脾气好。贺天又顺手摸了摸那人的眼睛,鼻子。嘴唇。

最后附在那人怀里,是见一的,属于他的独一无二的味道。

“回来了?”见一看到贺天,揉了揉眼睛,打算起身。

“别动,让我抱抱”贺天突然感觉有些疲惫,太累了,患得患失的感觉太累了。

明明是每天都在一起的人,却让人感觉,随时都会离开自己。

怎么会有这种人呢,怎么会这么喜欢一个人呢,恨不得把他吃到自己肚子里,恨不得每分每秒都不分开。

“你别闹了,贺天天,饿了吗,给你留了饭。”见一神色如常,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...

实力撒糖

从来未相识 已不在

© 实力撒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